遂宁新闻网

2018-01-11 15:20 来源:网络整理 

  文/一刀

  记忆中故乡秋日的滋味儿,是从柚子成熟时开始的。白露过后,老家门前庭院中满园柚树枝丫间悬挂的累累果实,成了大自然赐予我儿时最美的佳肴。等不及露水散尽,我猴子似的攀上一棵枝丫被果实压弯了腰的柚树,挑选些个头最大的柚子,迫不及待地与同龄的小伙伴分享尝鲜。满院子浓郁的香甜久久不散,回味无穷。

  那时,家里没有什么闲钱买“香香”吃,柚子就是我最爱的零嘴了。这时,母亲也没闲着,赶紧从我采摘的柚子中挑选出些个头乖巧的柚子,用旧书本或者塑料袋包裹严实,并择一个不易觉察的地方储存起来,等到过年时好拿来招待客人。剩余的便让我背到集镇上去卖了换钱。起初我不肯去,不是嘴馋舍不得,而是有些胆怯和害羞。于是母亲哄我:“等把柚子卖了,就扯块布料给我娃缝套新衣服过年穿。”我才勉强去了。喊5角钱一个,买主还3角、2角……我也毫不迟疑地甩卖给他们。记得20多个柚子只卖了3元多钱,不料碰巧赶上老师催收学费,只好忍痛全部拿去交给了老师。母亲满脸喜色直夸我晓得过日子了。10岁那年春节我没能穿上新衣服,而母亲的一番夸赞,却让我没事偷着乐了整个假期。

  今天,便捷的交通拉近了老家与繁华都市之间的距离,故乡的小村庄俨然成了城市的后花园。而老家庭院里那柚子飘香的味道, 依旧深植于我记忆的心田。当我被烦忧困扰时,便拽出童年时光中这个美好片段轻撩我的心扉,顿觉心舒意展,满地阳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