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接待普京,安倍对奥巴马“卑躬屈膝”

2017-11-29 11:13 来源:网络整理 


“我们与日本没有领土问题,是日本以为他们(与我们)有领土问题……”---带着如此居高临下的气势,今明两天,普京总统访问日本。

这是2005年以来俄罗斯国家元首对日本的再度访问。对于不择手段地欲摆脱美国控制,想成为世界性大国的日本而言,这11年的期待,是何等的漫长、纠结与焦灼。

为了迎接普京大驾光临,日本可谓煞费苦心,安倍前后忙活了四年整。期间,安倍不顾美国之反对,三次跑到俄罗斯“拜见普京”。为与普京拉近距离,安倍可以在联合国大堂“一路小跑堵截普京”,成为各国记者的新闻作料;为了与普京培养私交,安倍四年前拿家乡的秋田犬(母狗)相赠普京。此番为表达对普京出访之“首相激动”,安倍自作多情,欲再送一条秋田犬(公狗)给普京,结果遭到俄罗斯拒绝。安倍自呜得意的“秋田犬外交”成为日本外交的一大败笔。

安倍处心积虑讨好巴结普京,一厢情愿的如意算盘有三:

其一,从俄罗斯手里“买”回目前已划入俄罗斯版图的“北方四岛”(俄称“南千岛群岛”)。若真能如愿,那安倍无疑将成为日本战败70余年来的首位“民族英雄”,必然能在日本“青史留名”。

安倍对“南千岛群岛”还有个常人不明的“恋父情结”。上世纪八十年中期,在日本中曾根康弘内阁出任外相的安倍之父----安倍晋太郞访苏,曾受到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破格接见。鉴于当年的苏联经济已近乎于崩溃,戈氏又冒然开启了“改旗易帜”的“改革新思维”,安倍之父不顾日本之分量和个人之地位,居然公开向戈尔巴乔夫提出用“日元换岛屿”的交易,而当时在场的日本外相秘书官安倍----安倍晋太郞之子,恰好全程目睹了其父的自不量力……所以,好听点说,安倍今日对“南千岛群岛”的“执着”,确有实现其父未能实现之夙愿的情结。

然而,安倍的算盘毕竟打得太可笑,犹如拿普京和整个俄罗斯玩耍。其实,几年前,普京就用“普大帝”式的特有口吻表示----“俄罗斯的国土很辽阔,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。”可惜安倍“太痴迷”而没长记性。

打开东北亚陆域地图和海图,俄属“南千岛群岛”就是“卡”在日本北海道大门前的四条俄罗斯“猎犬”。与此同时,“南千岛群岛”又是俄罗斯海军从日本海出发驰骋太平洋的海上咽喉通道。类似俄罗斯这样的好强好胜、不屈不挠之“战斗民族”,除非国家周期性地走了背运,只要国家尚能维持,已经吞进嘴的“肥肉”,想让俄罗斯再吐出来,安倍也不自我掂量一下,今天的日本在大国博弈中早已不是直接参与方,至多只是美国的一枚棋子。

其二,安倍的一厢情愿是,利用俄罗斯的经济困难和西方制裁(事起俄把克里米亚收入囊中),“引诱”普京用岛屿换取日本的大把远东开发投资和开发技术,然后签订日俄“和平条约”。然而,俄罗斯目前的困难与苏联解体后叶利钦的“十年折腾”时期不可同日而语。俄罗斯丰富的资源、厚重的文化积淀、纵横捭阖的外交能力、自成体系的国民经济框架所具有的充分回旋余地,尤其是俄罗斯农业全面连年大丰收,致使俄罗斯有足够的时间、空间消解暂时之困。所以,从日俄关系的战略设计始,日本就犯了小瞧今日俄罗斯的“战略错误”。

不可否认,从彼得大帝到的今天的普京,包括前苏联时期,都有大力开发远东地区的梦想。放到今天,若俄罗斯放手开发远东而需要大把外资,中资远比日资要充沛。何况中资没有“地缘野心”,日资则始终抱有觊觎俄远东地区的“地缘祸心”。

可是,历届俄罗斯政府开发远东始终只打雷不下雨,并非受制于资金不足,而是大开发必然带来的大开放,所必然突显的“控制力”难题----就此,俄罗斯对外资的介入均持警惕态度,遑论日资乎。

此外,远东大开发要见效,没有二十年出不了成果,俄罗斯明白远水救不了近火的道理。当然,包括中资、日资在内的外资,乐意参与远东大开发,俄罗斯乐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坐下来谈(可同时参阅笔者今年9月26日在《看看新闻》“点兵”栏目所写《“岛屿换和平”?日本想得美!》一文)。

其三,客观视之,日俄经济互补性极强。日本有资金有技术缺能源缺资源,俄罗斯有能源有资源有土地缺资金缺技术。二者一旦进行有效互补性合作,双方皆获大益。尤其是日本,俄罗斯的油气将大大减轻日本对马六甲海峡的战略依赖。日俄合作规模越大、越深、越融洽,客观上将增加日本对中美的“要价”能力,有利于拓展日本外交的“独立空间”。

如此好事却为何长期成不了?那首先就在于地缘政治不是一种区域性和局部性的平衡,而是一种全局性的整体平衡。在此大视野下,再观察日俄经济合作,俄的“控制力心结”始终无法解开,而“美国制衡”则同样是一道日本难以争脱的无形枷锁。

于是,两个有趣现象出现了,导致普京此访日本必然是一场逢场作戏:

现象一,为了普京此访,仅今年之内,安倍两次向奥巴马直接汇报接待普京框架性安排。然后又两次向美国国务卿克里汇报接待普京的详细计划。然而,美国坚决不允日本以国宾礼遇接待普京,也不允许日本在东京举行日俄首脑会谈……最后,日本只能听命于美国----安倍何以只能对美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?可参阅笔者本月7日所撰《安倍欲访珍珠港颠覆不了美日“主仆关系”本质》一文。

有现象一必导出现象二:由于美国强势“替安倍作主”,普京此访既不是“国访”(大国外交的最高等级),亦不是“工访”(工作访问),最后只得愣生生弄出一个不沦不类之“公访”来。

如此氛围下的访问,主动权自然完全捏在普京手里。普京的底牌是,签订和平条约俄日可以谈,开发远东俄持欢迎开放态度,但若以南千岛群岛为条件,门儿没有!

一个是当今世界屈指可数的大政治家,另一个充其量是个二流政客。两个分量如此悬殊的对手进行博弈,结果可想而知!

(实习编辑:祝闻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