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家驹逝世二十周年纪念:再见家驹 再见理想(2)

2018-01-07 15:25 来源:网络整理 

尚为地下身份的Beyond希望通过这场“永远等待”演唱会赢得口碑。他们向银行贷款了1.6万,租音响、服装、卖票全都亲力亲为。虽然反响不如预期、最终还是亏了六千元,但这一场演出无疑奠定了Beyond在香港地下乐坛的江湖地位,并为其后来的签约提供了可能,因为他们后来的经纪人陈健添虽未亲临现场,却也因此开始关注Beyond。

北京 内地首秀

时间:1988年10月15日-16日

地点:北京首都体育馆

Beyond是最早在内地举办演唱会的香港乐团,1988年的北京之行是乐队历史上的重要一笔。这次演唱会让内地观众有机会面对面了解Beyond、感受其现场,而除了与崔健等北京音乐人的碰面,黄家驹也透过自己的双眼捕捉和记录了当时的北京,诸如长城之旅等体验,为其未来的作品埋下了伏笔。

【人生地图】

1986年8月23日-25日,举办台北演唱会。

1993年5月27日,在吉隆坡国家室内体育馆举办“Beyond Unplugged Live”演唱会。

非洲 人道关爱

“反歧视”“世界和平”一直是Beyond的心愿。1990年发行的专辑《命运派对》中包含了不少关怀第三世界的歌曲,其中,致敬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的《光辉岁月》成为金曲,黄家驹因此获得了年度最佳填词人,成为慈善组织香港世界宣明会的代言人,受邀探访非洲贫困人民,并成立了一个基金。

日本 遭遇意外

1993年6月24日凌晨,Beyond在富士电视台参于游戏节目《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》时发生意外,黄家驹从2.7米高的舞台头部着地坠下,重伤昏迷。六天后,于6月30日逝世,终年31岁。收录于《乐与怒》专辑中的歌曲《海阔天空》成了他客死异乡的绝响。

【Beyond历史】

1983-1986 地下时期

组队、离队,成员变动频繁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香港,罗文、甄妮、许冠杰、徐小凤等仍占据着乐坛的中心。一小撮被英国摇滚乐“开窍”、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开始对新鲜的、前卫的音乐产生兴趣,他们奔走于唱片店和琴行,淘唱片、找朋友,试图剪开一个新的出口。

黄家驹与叶世荣都有组乐队的意向,在TOM LEE(通利)琴行老板的搭桥下,他们结识并成为好友。1983年,乐队成立,主音吉他邓炜谦把乐队名改为“Beyond”,意为“超越”。在《吉他杂志》举办的“山叶吉他比赛”折桂后,边工作边玩音乐的Beyond开始在一些酒吧做小型演出,还与刘以达(达明一派成员)等地下音乐人合录过一张名为《香港》的唱片。早期的Beyond作品以《Long Way Without Friends》这样的英文歌为主,对艺术摇滚、朋克、重金属甚至视觉系风格均有涉猎。

雏形时期的乐队总是来者熙熙、去者攘攘。成员李荣潮与邓炜谦先后离队,黄家强与Owen Kwan成为替补。1984年陈时安成为吉他手,后因出国深造而退出,叶世荣邀在大专读美术的黄贯中来接力。至此,四子聚首,并举办了名为“永远等待”的自资演唱会。

1986-1988 转型商业

向流行靠拢,被骂“摇滚叛徒”

当时的香港,达明一派、太极、风云、Beyond、小岛等二十余支乐队或组合展现出不同的张力,在地下逐步形成气候,一场音乐革命也在酝酿之中。

在自资唱片《再见理想》之后,Beyond推出首张EP《永远等待》及专辑《亚拉伯跳舞女郎》,开始有了名气,但他们的音乐和形象仍未能为大众所接受,唱片销量也并不理想。刘志远是1986年加入的吉他手兼键盘手,1988年,他因与黄家强发生摩擦而负气退出,与梁翘柏另组“浮世绘”。Beyond恢复四人编制。

Beyond签约了刚成立不久的新艺宝唱片,大家决心剪掉长发,一洗反叛青年的形象,在商业上进行探索。黄家驹曾很清楚地表示:“要在商业化的香港市场玩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,就必须先要打响乐队的知名度;当更多人去听Beyond的歌后,就会玩回自己喜欢的音乐。”

从专辑《现代舞台》到《秘密警察》,在向“流行”靠拢的尝试中,《喜欢你》《大地》等作品受到大面积好评。而在被更多人接纳的同时,Beyond也遭到昔日地下时期乐迷的痛批。顶着“摇滚叛徒”的骂名,Beyond继续前行,还一路唱到了北京。

1988-1991 鼎盛时期

专辑畅销,跨界影视剧演出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为提高知名度,四个年轻人开始在影视作品中“刷脸卡”,角色多是青春健康的形象。电影《黑色迷情》《开心鬼救开心鬼》《Beyond日记——莫欺少年穷》、电视剧《淘气双子星》《暴风少年》等展现了Beyond的另一面,而诸如给《忍者龟》的配音以及给《天若有情》的配乐等,也开发出他们的多面才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