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间纵有千万曲,人间再无黄家驹

2017-12-08 11:27 来源:网络整理 

原标题:世间纵有千万曲,人间再无黄家驹


◆ ◆ ◆

文 | 桂公子

每年的6月,总会格外地想念一个人。他生在6月10日,走在6月30日,他用歌声唱出了力量,唱出了信仰,他的歌里承载了无数人的理想和情怀。

他,就是Beyond乐队的主唱——黄家驹。

从1983年出道到1993年意外去世,整整10个年头,他的歌声影响了一代香港人,也感染着一众内地的歌迷。美国NNT国际杂志评出的亚洲最具影响力人物,黄家驹位列第二,仅次于李小龙,第三是李嘉诚。

今年是黄家驹离开的第24个年头,他的歌穿越了岁月的时空,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。那些经典音符如今仍被传唱,他也成为了更多人心中的精神榜样,就像他未曾离去一样。因为在我们心里,他是无可替代的,是永远的黄家驹。

我觉得自己背着吉他

就好像背着一把宝剑

1962年6月10日,黄家驹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的劳工家庭,他在家中排行第四,还有一个哥哥、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Beyond乐队成员黄家强就是他弟弟。

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宽裕,住的是香港最底层人居住的苏屋区,一家七口挤在九龙深水埗一个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小单位里。

左边:黄家强,右边:黄家驹

上世纪70年代初期,黄家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音乐天赋。小时候,他在大姐的一些派对上接触到摇滚音乐,知道了Deep Purple、Led Zeppelin等摇滚乐队。

12岁时,他从电视上看到了英国摇滚乐传奇人物大卫·鲍威,被他特殊的嗓音和前卫的着装深深吸引住,从此便和摇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从博允中学毕业后,他没有继续升学,先后做过办公室助理、推销员、电视台布景员等各种各样的工作。在17岁之前,他手里唯一的乐器是一个口哨,并未正面接触摇滚音乐。

17岁那年,黄家驹把邻居搬家时扔掉的木吉他捡了回来自学,结果越弹越着迷,之后还加入到一个地下乐队里,开始弹起节奏吉他。

年轻时的黄家驹

有一回,队里的主音吉他手骂黄家驹弹得奇差无比,这次羞辱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,他暗暗发誓要刻苦练习,有朝一日一定要弹得比那个人更出色。

1983年,黄家驹组建了Beyond乐队,在队里担任主唱,以歌曲《大厦》宣布正式出道。同年,他们参加了由《吉他杂志》举办的山叶吉他比赛,获得了冠军,但却没有因此走红。

Beyond成立初期基本没有经济收入,就连第一场演唱会都是家驹身兼数职,自掏腰包才办成的。乐队最早一些成员的离开,演唱会上观众的突然离席,让很多人一度以为这个不知名的小乐团可能面临解散。

他却从未想过放弃,作为乐队的主心骨,他一方面维持着乐队的生存,一方面安慰弟弟“下一次我们做得更好”,陪着黄贯中练歌。那年,黄家驹不过20出头,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难得的是他懂得苦中作乐。

从左往右:黄贯中、叶世荣、黄家驹、黄家强

1987年,他们录制第四张唱片的时候,经纪人告诉他:“如果专辑销量再上不去,就没必要、也没机会再发唱片了。”但他依然充满干劲地带大家去录制了《秘密警察》。

谁也没料到,这张专辑一炮走红。专辑中的《大地》更获得了1988年十大劲歌金曲奖和十大中文金曲奖,这也成为Beyond音乐事业的重要转折点,为他们继续创作和发行唱片赢得了主动权。

黄家驹是为音乐而生的,有一回他在台上握着吉他说:“我觉得自己背着吉他就好像背着一把宝剑。”那样的帅气,那样的热血,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音乐、舞台和观众的依恋,他享受着音乐给予的一切。

如果没有音乐

我真的会死

20世纪八九十年代,香港电影盛极一时,但香港流行乐却明显不如前者。香港文艺工作者都擅长向外界取经,电影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巧妙地将国外流行文化精髓融入其中,借鉴学习的同时也不忘标新立异,方才有了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成就。

反观香港流行乐,歌曲产量不少,但基本都是对日本流行乐的翻唱,如钟镇涛的《让一切随风》、张国荣的《风继续吹》以及王菲的《黄昏里》,那个年代盛极一时、我们耳熟能详的很多歌都并非原创。

黄家驹曾讥讽:“香港没有乐坛,只有歌坛。”而Beyond流传甚广的《再见理想》《冷雨夜》《海阔天空》等等大部分歌曲都是出自他手的原创。